相关文章

枫树美过了四季

霜叶红于二月花。对于枫叶的的印象似乎停留在杜牧的这首诗里了似得。枫叶的火红就像他的情感一样炽热而且浓烈。我多想就这样沉醉于他鲜血似得情里。枫树好像四季都无法阻挡它与众不同的美丽与风姿。随着季节的更替。本来深绿的枫树叶,开始显示出浅黄的心潮,寒流越过,便能发挥为金黄的意志直达鲜红的目标。在一片啸啸呼喊的拼杀声势中,它像胜利的旗帜,迎风飘舞;枫树一旦平静的气氛下,那如花般的美丽,振奋着世间的生灵。倔强榷直的身躯,往往僮立入云雾之间,顶天立地,不之为过。

鲁班在细心斟酌后,将之定为第二类栋梁之材,只为民屋建房用栋梁之首选。那定为第一栋梁之材的树,便是能韬光隐晦,暗红发紫,叶四季不落,芽红偏紫竖青绿,能为民饥时食品;多立于庄前村后,朝南座北之盛地。

枫树。自然中静养生息。该动的动起来了。该静的静下了。生命就是这样。按自然的规律成长着。传承着。枫树顺从自然。春夏秋冬。有不同的外在美,内在涵。春天,嫩芽悄悄地萌发,乘着和煦的春风穿着喜人的嫰绿慢慢地成长。夏天,茂密的绿色就像炎炎夏日的一道清凉,抗击酷暑,接收更多的阳光雨露。秋天,鲜红欲滴,璀璨似金的枫叶。五彩斑斓,给人们以无限的幻想与激情。冬天你,静谧空荡的枝条,承受着严冬的考验只为来年的绽放。